纨素

奢侈浪费特仑苏

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我回学校了,我妈发现我藏在家里的同人本了

问我,
明楼明诚为什么在一起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是同性恋啊??
萧景琰那个剧里哪有个叫胡八一的??
季白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那个本子全是车,

我妈以为是伪装者前传,直到她看到明楼明诚疯狂have sex才发现不对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东凯] 星汉灿烂(fin.)

四百粉福利。

送给你们,也写给小王老师这个化身孤岛的鲸。

我开学了!


养女设定。一切AU。

----------------------------------

'Cause you're a sky full of stars

I'm gonna give you my heart

 

 

靳东带着女儿回到家的时候,满屋子都是黑的。

他换了个手抱着女儿,伸手摸到玄关顶灯开关,上下开了两次,灯不亮。然后他才发现空调也停了,冰箱里的光也没有了。

停电了。

他探头往外看,刚才带女儿散步的时候没发现,整个小区的楼房灯都是暗的,只有路灯还亮着。他没注意楼下是不是有贴停电通知。女儿拽了拽他的袖口,轻声问他:“怎么黑黑的?小爸去哪了?”

靳东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把女儿放在沙发上,从书房拿来应急灯和她的小画书,让她先自己看看书。他拿着手电上了楼,喊王凯的名字。刚才女儿想去散步,出去的时候他正在睡觉,刚坐飞机回来,有些累了。而现在卧室床上没有他,洗手间没有,阳台上也没有。

靳东拿着手电左右照,最后在飘窗底下发现了他的拖鞋。他坐在飘窗上,有内层窗帘遮着,很难一时发觉他在这里。靳东掀开窗帘,见王凯侧身坐在那,抱着膝,望向窗外。

“这么快就醒了?”他轻声道,“要不要再洗个澡?”

王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隔着外层纱帘看楼下路灯。园区的电全断了,漆黑而安静,甚至比安静还要静一个档次,是寂静。王凯就在这片寂静的暗夜里,一动不动,雕塑似的抱膝坐在飘窗上。

靳东俯下身,把手掌覆在他肩上,问他:“怎么了,心情不好啊?我刚才带着安妮散步去了,看见你睡了,就没喊你。”

这次在外面拍戏,挺长时间没回家了,但那种耳边的气息还是很熟悉。王凯在心里叹了一声,他确实是有点莫名的难受。但他该怎么跟靳东解释呢?他在骤然停电之后醒过来,满屋都是黑的,他穿上拖鞋,摸着黑满屋喊靳东和女儿,才发觉他们出门了,并不在家。周遭都太安静了,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着实有点不讲道理,他是三四十岁的人了,不是孩子,理应不该害怕停电。但那种仿佛被夺去视觉的漆黑,又着实给了他一种突如其来的孤独,而那时,他以为在的家人却不在。这种情感太细碎,他该怎么解释?

“没事,你先去哄安妮睡吧。”王凯开了口,没直视他,“不早了,明天还要去幼儿园。”

靳东还想说些什么,刚出声,却又停住了。他伸手拍了拍爱人的肩头,随着电筒的光下楼去。小姑娘还在看书,聚精会神的,那张小脸在应急灯底下显得更白。她和他们都没血缘的,但不知怎么,靳东觉得这丫头的眼睛像王凯,且越来越像。他站在楼梯口看了她一会,走过去。

“睡吧?咱们明天再看吧。”

他俯下身,牵住女儿的小手,两人一节一节地上楼梯。小朋友有自己的浴缸,靳东给她放好水,就掩门出去,在外面等了片刻,听见那个稚嫩的童音喊爸爸,小姑娘穿着碎花睡裙走出来。

“小爸怎么了?”小姑娘问,“他怎么不理我们了?”

“没有,小爸累了。”靳东揉了揉女儿的头发,把她抱起来,放到自己的小床上去,“你赶快睡一觉,明天他就好了。”

小姑娘点点头,自己伸出手,啪地关掉了应急灯。靳东从床边站起来,听见黑暗里软绵绵的一句“晚安”。

他答应着,自顾自地笑了下,往两个人的卧室走过去。

 

王凯已经从飘窗上下来,坐在床上,他开了一点窗帘,夏夜的凉风就灌进来。靳东坐在他身边,也不管他还冷着脸,伸手就把他揽到怀里去。

爱人象征性地挣动了一下,就安静下来,呼吸柔柔地吹在他颈间。

“别生气了吧,”靳东低下头,柔声道,“你这是吃女儿的醋呢,气我带了她,没带你。”

王凯动了动身子,背对着他。

“要你带?”他说,“女儿也是我的,不只是你的。”

靳东笑了,没说话,顺着爱人发旋一下下捋过去,他没躲开,表情却不那么僵着了。过了片刻,王凯转过身,把脸埋在他颈窝里。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呀,”靳东把声音压得更低更柔,又缓慢,那让他的温柔里带了些郑重其事的意味,他说,“我知道,人不是有了伴侣就再也不会孤单的。但我能做的、想做的,是让你的孤单尽可能少一点,越少越好。”

他顿了顿,又说:“但我今晚可能没做好,真的抱歉。”

王凯的心里咯噔动了一下。那些难以言表的情愫,他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解释。但事实上,爱人竟然都懂了。他把手指搭在爱人脸侧,摇摇头:“没……怎么能怪你呢,不该怪你的。”

他的眼睛适应了一些黑暗,能隐约看见靳东带着笑,眼里是他熟悉的那种、很深的温存。靳东凑过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你从来都不是个孤岛,亲爱的。”

 

一点点车

 

'Cause you're a sky full of stars

I wanna die in your arms

 


电还没来,可能今晚就不会来了。靳东让王凯先躺着缓一缓,自己打着应急灯去冲澡。过了片刻,推开洗手间的门,意外发现空调机上的小红点亮了起来。

靳东走过去,摸到床头灯开关:“可能已经来电了,那个……”

他的手被王凯的抓住,爱人另一只手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牵着他走到窗前,把窗帘掀开一角。

夜深了,人家大多入睡,因此周围的楼宇仍然漆黑一片。王凯指了指楼与楼之间透出的天空,轻声说:“我刚才往外看,突然看见好多星星。你看……”

靳东应声往头顶望去。

印象当中,他只在小时候见过这些星空。那时家里还有个院子,贪玩到午夜,翻窗户回家,抬头突然望见天上一片璀璨,煌煌星河。后来住在城市里,又来北京,得见星空的机会越来越少,终于趋于无。

王凯的呼吸声很轻,是有温度的,呼在他脸侧。他聚精会神地望着夜空,星与星之间并不拥挤,但着实称得上灿烂,一颗又一颗,明明灭灭,遥远而安定。

靳东在星河之下抱住他。

 

 

每一颗星都时常觉得孤独,因为天地静谧,四下无人,因为他们在夜空里独行。但实际上,站在地面往天上望,却没有一颗星不是被簇拥,被高捧,被视若珍宝。

 


爱你的人从来都在身边,触手可及,亲爱的。

你不是个孤岛,你是一颗星。





fin.



听了《不是真的》很想抱抱小王老师,让他哥代替啦。

以及,每个人都是一颗星呀~




p.s.

这学期比较忙 更新随缘了吧!

要考科三考教资学法语办签证 要我代购的欢迎找我

🍅台文娱新天地,
敏涛姐姐cue了一下dk哦~

“凯凯很乖很懂事,小东呢很像一个大哥。”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刚才跟基友聊天来着,说到RPS,说是炒作的RPS和真正的RPS一对比,感觉就好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和却道天凉好个秋。

表面上像水那么淡,一丁点痕迹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见过面,是否还在联系,什么时候才能发糖,什么时候才能同框。

但是总有一些暗流涌动,模模糊糊,于是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没有同框,不当众发糖,
就好像我们见面的时候,我说,天凉好个秋啊。

但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我真的爱你啊。

听了新歌了!!

这是个什么奇迹大宝贝!!

[东凯] 又见炊烟(fin.)

是小甜饼!

有1、、小车!


时间线大概是在去年十二月,小王南京路演的时候。

一切虚构!

--------------------------------

lof最近比较抽风,直接走链接好啦。记得回来!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附  那个馄饨店:


地点在南京老门东外的三条营。

这首歌不用来写个东凯,感觉简直对不起歌名。

《守卫者浮出水面》里的米小冉…………

是……是魏姐啊……??

Sigh

还是东凯这里好啊……

冷是冷点(?)但是事儿少啊,适合养老。

现在就希望哪天两个人能再营业一下,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