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素

给时间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

啧……感觉宋运辉真的变成伟光正的角色了呢。

其实还挺想看一个复杂的宋运辉的,对前妻狠,对程家腹黑,到后来东海厂长的时候甚至有种李达康那样亦正亦邪的感觉,这才带感嘛。

不过想来毕竟是献礼剧,这样改也是合理的噻……就是可能比书里的宋运辉少了这么一点灰色地带吧,可惜了点。

对了,宋运辉书里有一场受重伤的戏。

我……有点期待。

我看又要预定过年了


我寻思着jsy女士是个什么月老红娘吗?

Something not important

我又上来说话辽。


1.该锁的都锁了,啥时候解锁真不知道,胆儿小,惜命,可不敢。


2.啥时候更新同上一条。


3.既然不敢更新了我也不常上这个号了(本来也没几个人叭)

可以走一个 @请通过炸鸡验票出站  日常/废话/树洞,可能偶尔写点小短文什么的,唠嗑OK。

然后就是一个半月以后就有时差了,不一定及时回消息。


4.同在路途,同是过客,此致,祝好: )


dbq,我坐火车实在太无聊了

后面的书: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
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
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
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
——刘长卿

沉寂、纤细、静默无声的,时间的河。

试问:
论文哪天不能写呢?
钱啥时候不能赚呢?
我为什么今天不去上海看jd呢?
后悔死了。
我的心死了。

好好忍耐,不要沮丧

好久没来了。

一直在忙出国的事情,但实际上,我还没确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出去,一切就已经确定下来了。说到底我是有点怕的,不是怕在国外生活,而是怕自己只不过是在逃避问题:读研还是工作?国内还是国外?——我怕自己是用假装自己很充实,来逃避近在眼前的抉择,实在有点懦弱。

近来也不是不写,而是觉得我越发吝啬自己表达的欲望,话没想好怎么说,不如不说,文章没想好怎么写,不如不写。

这段时间我也想过,东凯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呢?后来我想通了,东凯的存在,是为了让我不畏惧今后或许没有他们陪伴的生活。好好忍耐,不要沮丧。


如果那真的是一场逃避,那么也必要给时间以意义。


Hello有人吗~
最近在考各种试以及忙这个事,快忙完了,忙完就回来,没消失放心吧。

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我回学校了,我妈发现我藏在家里的同人本了

问我,
明楼明诚为什么在一起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是同性恋啊??
萧景琰那个剧里哪有个叫胡八一的??
季白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那个本子全是车,

我妈以为是伪装者前传,直到她看到明楼明诚疯狂have sex才发现不对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