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素

给时间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

[东凯] 钗头凤(13·FIN)

完结了!

双单身设定。双单身设定。双单身设定。

拒绝KY。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电影杀青之后的新闻发布会,是王凯和李梦一起去的。有记者问他们,主演之一的靳东老师为什么没有来,王凯穿着一件有少年感的白色卫衣,妥帖礼貌地回应她。他说东哥前段时间带病拍戏,杀青之后需要休息几天,下次再来和大家见面。

那时王凯和小姑娘一块全国各地跑,几乎连轴转,这电影对于他们重量太大。而靳东刚刚出院,正在家里收拾行李。他要去休养一段时间,一个人去加州,去圣地亚哥海岸晒太阳。那是他早就和王凯商量好的。

他说,他们需要暂时分开几天。

 

这件事是靳东先提起的。

那天他躺在病床上,拉着王凯的手,喊他“嘉桐”的时候,王凯不动声色地把手抽走,于是他就醒了。醒过来之后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心头一紧,撑着手臂想坐起来,被他按了回去。

“凯凯,”他哑着声音重新喊他,“刚才很抱歉。”

王凯重新把手覆上他的腕间,摇了摇头。他说:“其实怨不得你。”

他垂了下眼帘,又说:“你觉得对不住嘉桐,是吗?”

靳东想了想,仿佛不完全是这样,但细想来,却又真的如他所说。他点点头,翻过手,握住王凯的手指,挺固执地把它们攥在手心里。

高级病房的布置不像病房,除却挂吊瓶的架子,倒像一个中等大小的卧室。王凯就仰着脸,看那些挂画,都是抽象的油画,电脑设计的,花花绿绿,没什么特殊意义。他看了一会,也没挪回眼神,就一直看着那面墙,他轻声说:

“可是让你代替顾东流赎罪,对你不公平。让我代替嘉桐,接受顾东流的悔恨,对我也不公平。”

说到这句他停了下来,声音颤了颤,他说:“你不要因为我是林嘉桐才喜欢我吧……”

“我知道,我知道……”靳东闭上眼睛,“但你给我一点时间。”

王凯嗯了一声,重新又靠过去,听见那人的心跳在耳边响起来,跳得人心头发软。他也闭着眼,靠在他胸口,放柔了声音告诉他:“哥,我是真的、挺爱你的。”

靳东终究撑着手臂坐了起来,伸出手,像他习惯的那样抚摸他的鬓角。他的男孩,他那已经三十六岁,却依旧眼眸清澈如同少年的男孩。

“我也是。”他说,“所以给我几天时间静一静,我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不公平。”

王凯在他怀里轻轻点头。那天晚上,他就睡在病房里,换了床,两个人都睡不着,就都仰面躺着,看着烟雾报警器的红色小灯。过了一会,男孩躺的实在累了,在黑暗里摸索了片刻,蹭过来,蹭到他臂弯里去。

“我想了想,”靳东在浓稠夜色里开口,“不然,我去那个圣地亚哥休息几天吧,本来就说杀青之后要去。你不是说那里太阳不错?”

加州海岸线的阳光穿越时间空间,扑面而来,洒在眼前。王凯笑着叹了一声,他说:“本来……我该给你当导游的。”

靳东侧过脸,面朝他,黑暗中看不清表情。他哄孩子似的告诉他:“没关系,下次吧。”感觉到那个男孩的呼吸离他很近,潮湿轻柔。他想亲吻他,又顾念着自己的病还没好,怕传染,于是换了个位置,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上。

 

首映之前的那场发布会在广州,靳东去了。那时天已经入秋了,南方还没完全凉起来,风还带着柔软的潮湿。他赶夜里的航班走的,下飞机的时候是凌晨。在车上睡了一会,天亮就开始应对接二连三的采访。王凯和导演编剧都在上海,他们中午汇合,下午做发布会,等到晚上八点多,王凯还要赶飞机去另一个活动,而靳东直接飞加州。

杀青之后王凯基本上没休息,全国各地跑。拍戏的时候两人还能在一块,拍完却聚少离多。靳东在车上接到他的电话,问他到哪里了,他在会场餐厅等他。那时,车堵在高架上,说是前面有辆挂车侧翻了,正等着疏通道路。

靳东抬手看了看表,说你们别等我了,赶紧吃吧,我也不太能吃得下。

那孩子嗯了一声,刚想挂电话,忽然想起来,他问他:“你是又头疼了吗?”

“没事,昨晚没睡好。”靳东也没否认,他知道瞒不过他,“晚上我在飞机上睡。”

王凯轻声道:“到那边调好时差,多休息。”

助理回过头,从副驾上看了他一眼,他很少看见老板如此眉目温柔的模样,有些好奇。靳东答应下来,挂了电话,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一路上听见外面嘈杂的车声,堵得滞重,然而一阵风穿过重叠车流,吹进车窗里,初秋温柔的风,清清凉凉。

那天他只在活动里和王凯打了个照面,在摄影机底下,主持人的话筒前,相互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他看见底下粉丝摇晃的灯牌,又转身看旁边那人,两人交换眼神,都觉得恍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对视的时候眼神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深邃的、宁静的,像一片清澈的海。

而他们都漂浮在海面上,星河灿烂当头洒下,把彼此的眸子照亮。天地一片静谧,那一刻他们既是海浪,也是船帆。

 

后来是王凯先离场的,去赶一场同在夜晚的班机。靳东随后,他走的时候被李梦给叫住了,小姑娘招了招手,让他来剧组的车上。

靳东没搞清楚小姑娘找他干什么,但也跟了过去,坐到车上,她低头拎起一个便当袋子,里面是个保温桶。她连袋子一起递给靳东,告诉他:“是凯哥交代我给你留的。他说你没吃午饭,不能再不吃晚饭。”

保温桶很有分量,靳东接过去打开,里面有炖菜、粥水和灌汤包,都是温热的。他刚想道谢,小姑娘又说话了,她放低了声音,笑道:“其实吧……这段日子我和雪导跟你们一块待久了,我俩能看出来。”

靳东手指颤了下,盖子差点没盖好。他第一次觉得跟这个女孩说话舌头打结,犹豫了半天才问出来:“你们什么时候……”

“你别紧张,”李梦把保温桶拿过去,盖子扣好了,重新递回来,她说,“雪导说,让我转告你们,过去的因果,以及将来的道路,都可以暂且不谈,只要当下你俩好好的,那就够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他。那一瞬间的眼神有点像林嘉凤,看着顾东流,以及视线之外那个遥远的男孩。她说:“我祝福你们的现在和将来。”

另一辆商务车开过来,停在前面,轻轻按了下喇叭。靳东拎着那个保温桶,对着天窗外的夜色舒了一口气,笑了,他说,谢谢,然后打开车门上了那辆车,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圣地亚哥的秋天不完全是明媚的。

实际上,靳东在那里休整的十几天里,有将近一周都是阴天。但也无所谓,晴空万里很好,阴雨也未必不好。有时候靳东在海岸线上散步,能看见天边飞来飞去的海鸥,以及远处房顶的风车,在风里悠悠然旋转。沙滩是柔软的,足迹印在上面,过一会就被海浪冲刷干净。

他就站在那片茫茫的海上,眺望过去,幻想能够望过整个太平洋,看见日夜轮转工作着的爱人。有时他也能看见海滩上的他,在年初那会,那个男孩大约就是这样,穿着长风衣,在海岸线上缓慢行走,走着走着站住了,慢慢回过头。

两个身影终于合成一个。

王凯是林嘉桐,却又不完全是。

因为林嘉桐,这个清冷的男孩子,他在某年某日变成了一滴雨水,不知哪天落在海面上,以另一种方式,永远留在他的十九岁。而王凯会一直在,会一直在他视线里,在人间漫步,他会在他身边渡过很多个年月,直到长出白发和皱纹。

再后来,天就晴了。

天晴那天靳东接到王凯跨洋打来的电话,说《钗头凤》开映一周了,口碑和票房都非常好,影院仍旧座无虚席。听声音他有点累了,但还好,他说,等会再去一个访谈,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他还说,你要是想家或者想我,就快点回来吧。

那时靳东在酒店房间里,拉开窗帘,能看见海岸线。万里的晴空,把沙滩照成灿如天河的金色。加州海岸的天空,蓝的像是清水洗过。

 

他回家那天,秋意深了,北京下了小雨,天气很快就要转凉。

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细细密密的雨洒在石板路上,靳东远远就看见院子里那个人影,他在低头整理花圃,剪枝松土,还摘了一篮薄荷放在台阶上。他没打伞,穿了件防水的外套就出来,雨丝落在他前额的头发上,一层细碎绒毛。

他慢慢走过去,站在他身后,把伞遮在他头顶。

 

 

Fin.




本子的事正在计划中,但愿能成,有新消息会给大家港的~

评论(11)

热度(130)

  1. 风青末纨素 转载了此文字
    恭喜完结~~~可以收文了,看起来!